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国医国学 >

痰邪为患有痰浊痰火之别

来源:  时间:2013-12-14 22:36:11 浏览量: 次【字体: 大  :中: : 小 
摘要:   “膏粱厚味,酿生痰浊。”而今人欲望难平,偏食肥甘,疏于运动,痰郁内生,故多见“痰证”。河北省中医学院张德英教授,发皇古义,著《   

  “膏粱厚味,酿生痰浊。”而今人欲望难平,偏食肥甘,疏于运动,痰郁内生,故多见“痰证”。河北省中医学院张德英教授,发皇古义,著《痰证论》,立“脾实”之说,验之临床,疗效颇著。笔者简述其理论如下。

  张德英认为,首先凡人体水谷化成,具有黏腻、混浊之态或污秽如粥者,有阻滞痞塞不通者皆属广义之痰。如咳吐有形之痰,结核之脓肿,血管中过剩胆固醇,面垢痤疮,脂肪瘤等。

  其次,自古多言“脾无实证”,误也。《素问》有“五行之治,各有太过不及。”即五行皆有太过不及,太过则为实。以天地言,长夏时节,淫雨靡靡,连绵不休,岂非土之太过?以人而言,脾主肉,恣食膏粱厚味,致大腹便便、形体丰腴,乃至肉多而臃,此岂非脾实之证?

  《素问·玉机真藏论》“脾土孤脏,中土以灌四旁,其太过与不及,其病皆何如?”岐伯曰:“太过令人四肢不举”此太过即“脾实”。《灵枢·经脉》云:“脾足太阴之脉……盛则泄之,虚则补之。”对于欲泄之“盛”即指“脾实”。《灵枢·本神》“脾藏营,营舍意,脾气虚则四肢不用,五脏不安,实则腹胀,经溲不利。”由上可知脾有实证。

  再次,痰本为阴邪,阻滞气机,郁久化火,即成痰火,故痰证有痰浊、痰火之别;即痰伤人分阴阳二路,一者痰浊阻滞蒙蔽,二者痰火燔灼烧燎。

  痰浊阻滞,蒙蔽气机

  一是痰浊滞于中土,可见脘腹胀闷,纳差,嗳气,呕逆,大腹便便,便黏不爽,带下,口黏,多眵,苔腻,脉实滑弦等;治以泄土降浊,斡旋中焦,开中焦壅塞,复脾胃之升降。故用焦神曲、藿香、石菖蒲、槟榔、防己、芒硝等土家药。

  二是痰浊侮木,木开发之令不行,可见抑郁,善太息,多梦,胁肋痛,月经后错,腿膝酸痛,便黏不畅,小便淋漓点滴而下,目干涩,头蒙不能决断,舌苔腻。治以繁木制土,升达乙木,复其疏泄之职。药以生麦芽、茵陈、柴胡,鸡血藤、合欢皮、夜交藤、竹茹等。

  三是痰浊碍金,金降受阻,宣降之气不行,可见咳嗽,吐痰,咽堵,气短,胸闷,鼻塞,声音嘶哑,大便不畅。治以燥土生金,清降肺金,复其宣降之职。药以桑叶、紫苏叶、桔梗、半夏、瓜蒌、浙贝等。

  四是痰浊实心,君火不明,可见胸闷,心悸,背痛,舌强语蹇,苔腻,脉三五不调;类似于西医诊断之动脉粥样硬化、冠心病、心绞痛、脑梗、脑出血、高血脂、高血压等心血管病。治以泄子化土浊之法,以复君主之明。药以地龙、鸡血藤、石菖蒲、桂枝赤芍、三棱、莪术等。

  五是痰浊乘水,水脏受制,权衡之令不行。症见腰腿酸痛,二便不利,女子月经不调、不孕,男子不育,健忘,头蒙,耳鸣,情绪不稳、变化无常;舌苔后部腻,尺脉弱弦。药以山药女贞子、楮实子、决明子、炒萝卜子。

  以上分别论述痰浊害五脏,然临证之时必有兼加;痰浊为患变化多端,需详审之。张德英辨证论治之时灵活运用五行生克,如痰生于中土,侮于木,则繁木治土,二脏皆调。痰伤水乘金,治以燥土生金,而金又生水,故土金水三脏皆治。

  痰火燔灼,耗伤津血 

  痰浊阻滞,气机不畅,郁久化火。其因可本为阳盛体质,痰生即为痰火;亦可偏食肥甘大辛大热之品,化生痰火;亦可思虑繁杂,气滞津凝为痰,气郁化火,而为痰火。

  一为痰火灼伤中土,症见胃脘腹部灼热,畏食凉,便秘,痤疮,面油腻。

  二为痰火引木亢,可由痰郁木化火而来,症见暴躁易怒,多梦,月经先期而至,肋胁胀痛,乳房胀痛,头昏,口苦,目涩。

  三为痰火灼伤肺金,咳嗽,口渴,痰黏稠而黄,火大招风而易感冒,胸闷,鼻渊。

  四为痰火实心,症见面红,心悸,多有血压高、血脂高、冠心病等心血管疾患,神昏谵语等精神疾患,脉数,舌红苔黄腻。

  五为痰火伤水,五心烦热,阴虚盗汗,及前述水亏之症。

  痰火燔灼,往往多脏并犯,治法总以清化中焦痰火,凉降肺金,金生水,水旺以涵木消火。用药多以清凉降泄,燥土生金。清化痰火,以瓜蒌、浙贝母、冬瓜皮、白鲜皮、大青叶、败酱草。金生水,生水以涵木消火,多以沙参、麦冬丹皮石斛知母等。痰火引木亢,实心,治以清痰火、平木凉心,以黄芩、竹茹、紫苏木,鸡血藤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