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国医国学 >

朱良春匡正对痛风病机的认识

来源:  时间:2013-11-27 00:28:29 浏览量: 次【字体: 大  :中: : 小 
摘要:   痛风是指体内嘌呤代谢紊乱导致尿酸盐结晶沉积,血尿酸增高,而出现关节红肿、疼痛、变形等的一种疾病。中医多从驱除外邪、清热化湿解毒、活血止痛为治,但长期效果不甚理想,易反复发作,且有久用损伤脾胃的弊端。国医大师朱良春认为,该病久治效果不佳,且易反复发作,其原因是   

  痛风是指体内嘌呤代谢紊乱导致尿酸盐结晶沉积,血尿酸增高,而出现关节红肿、疼痛、变形等的一种疾病。中医多从驱除外邪、清热化湿解毒、活血止痛为治,但长期效果不甚理想,易反复发作,且有久用损伤脾胃的弊端。国医大师朱良春认为,该病久治效果不佳,且易反复发作,其原因是对痛风的病机认识不够明确,应重新审视痛风的病理机制,痛风的发病主要责之“浊瘀”,而不是“湿热”,现在的治疗往往着重清热利湿,而忽视对脾肾功能的调养,使得主要病因“浊瘀”不能从根本上化解。

  朱良春曾于1989年提出“浊瘀痹”病名,并创立贯穿于痛风治疗全程的“泄浊化瘀、调益脾肾”治疗大法,尤其是补充了中医治痛风易忽略的调益脾肾治则。据此思路研制的“痛风颗粒”,其实验研究和临床观察均证实疗效显著。

  本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朱良春的女儿良春中医医院院长朱婉华,她就老先生对痛风的这种独到见解进行了详细阐述。

  命 名

  “痛风”病名西医提出更早,

  朱良春创“浊瘀痹”中医病名

  “我们认为,痛风是西医的病名,而非中医病名。中医临床必须以中医理论为指导,中、西医病名只能并存和相互对照,而不能并用,更不能以西医病名取代中医病名。中医病名代表中医对疾病最本质的认识,有利于把握疾病的全局和全过程的一般规律,有利于临床施治,临床上对常见风湿病病种都有相对应的中医病名,如:类风湿关节炎称为‘尫痹’,强直性脊柱炎称为‘大偻’,骨关节炎称为‘骨痹’,干燥综合征称为‘燥痹’,系统性红斑狼疮称为‘阴阳毒’,……,唯独嘌呤代谢性紊乱所致的痛风性关节炎中西医病名同为‘痛风’。这不是简单的命名问题,而是对疾病本质的认识问题。”朱婉华向记者解释说。

  朱婉华曾详细查阅中外关于痛风的历史资料发现,一般国人认为痛风病名最早源于我国,而据英国医学图书馆文献资料考证,早在公元前2000年,埃及人就描述了痛风,约2500年前西医鼻祖希波克拉底就对痛风做了详尽的描述:痛风炎症会在40天内消退,痛风活跃在春季和秋季。太监不痛风,也变成秃头;一个女人不会患痛风,除非她的月经停止。而我们中医真正在文献里出现痛风专题论述是元代朱丹溪所著的《格致余论》:“……彼痛风者,大率因血受热已自沸腾,其后或涉冷水,或立湿地,或扇取凉,或卧当风。寒凉外抟,热血得寒,污浊凝涩,所以作痛。夜则痛甚,行于阴也。”距今666年。故说“痛风”西医提出更早,当是西医的病名。

  另一方面:中医在历代文献中提到的痛风是广义的痹证,包括白虎、历节等。而西医学之痛风则是指嘌呤代谢紊乱引起高尿酸血症的“痛风性关节炎”及其并发症,病名虽同,概念则异。朱丹溪在《丹溪手镜》中,将痹列为十一,痛风十三,清楚表明二者非同一病症。《中医大辞典》中“痛风”的名词解释亦明确指出并不是现代医学代谢性疾病“痛风”,仅是突出了疼痛的特点。如中西医病名均采用“痛风”,则易混淆,不利于临床治疗与研究。朱良春提出“浊瘀痹”新病名,它概括了痛风“浊毒瘀滞”的病机本质,既有别于西医,又统一于中医痹证范畴,补充了《内经》、《金匮要略》中有关痹证的分类不足,提出浊、瘀、痰内邪互为因果致痹的论点,更是对《内经》“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”、外邪致痹理论的继承发展。

  病 机

  浊瘀内阻是主因,脾肾不足是根源

  “对于痛风的病机,历代医家多囿于外邪或兼夹郁火致病之说。我父亲却有着独特的认识。他认为此病决不仅仅是简单的热痹,或热毒瘀滞而致。其背后更深的原因是痰湿阻滞血脉之中,难以泄化,与血相结而为浊瘀,这也是为什么我父亲将痛风命名为‘浊瘀痹’的原因。”朱婉华向记者介绍。

  朱良春认为,痛风多以中老年、形体丰腴,或有饮酒史、喜进膏粱肥甘之品、关节疼痛以夜半为甚、结石,或溃流脂液为特征。这都说明该病正是因浊瘀滞留于经脉,则骨节肿痛、结节畸形,甚则溃破,渗溢脂膏;或郁闭化热,聚而成毒,损及脾肾为痛风的发病机理。凡此皆浊瘀内阻使然,实非风邪作祟。浊瘀是内因,是主因。受寒、受湿、饮食等因素只是体内病变前提下的诱发因素。

  朱婉华进一步解释,浊与清对立而统一,浊是病理现象,浊能生痰、生热、生火,而火热都能转变为毒,就会出现各种复杂的症状。在痛风证治中,浊毒是导致关节肿痛、溃流脂浊,甚则后期出现关格的致病因素,而尿酸盐就相当于人体的浊毒。

 

[1] [2] 下一页